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 梦 木 夕

森林。。。。美梦。。。。

 
 
 

日志

 
 

【转载】给诺贝尔奖望望空  

2014-10-08 20:35: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棋簿紫《给诺贝尔奖望望空》

 

怎么就把毫无亲缘关系的诺贝尔奖和望空扯一块儿了呢?刚才,看了网上发布的2014年诺贝尔化学奖的获奖消息,我徒生感慨:“唉,今年诺贝尔奖(指自然科学类)又没咱什么事儿了,不过,远眺一下还是可以的”。想到远眺,我立即意识到,远眺不就是望空吗?于是决定:“今晚得写个文章,‘给诺贝尔奖望望空’”。

此言既出,驷马难追,不写也得写了。

给诺贝尔奖望空,好诅咒的一个标题啊!人家诺贝尔奖活得好好地呢,望哪门子空呢?再说了,诺贝尔奖跟咱们既不沾亲也不带故,这孝心显摆得是不是有点跑偏?

信誓旦旦地要写,又信誓旦旦地后起悔来——怎么望?摆几盘水果?燃一炷香?三叩九拜?诺贝尔奖它也不吃这一套啊?有了,画饼充饥总可以吧?我打字,我打出来的字,一会是葡萄、一会是香蕉、一会是桃子、一会是大蟹子、一会是虾爬子、一会还是散白......妈呀,还没等望,就先把自己干趴下了!

还是不成。望空,对应的是死去的亲友,诺贝尔奖虽然不是鲜活的生命体,但总不能因为给它望空捎带着把瑞典人给诅咒了啊!做人,要厚道。

怎么办?想啊,使劲想,想破了脑袋——有了——

诺贝尔奖是不是已经有113年的历史了?

是啊。

那就好办了!

咋好办了?

获得诺贝奖的人是不是有的已经死了?

肯定的啊!

那就给他们望空?

对啊!

嚯嚯嚯、嚯嚯嚯......我是何等的聪明!这下子,你再说我诅咒瑞典人试试?还有还有,诺贝尔是不是也死了?

是啊!

你确认?

确认。

什么时候死的?

不知道。

是不是让炸药崩死的?

好像不是。

那是怎么死的?

反正不是被秤砣砸死的——你管他怎么死的干嘛?反正是死了。

好了,既然死了,那就好办了,给他也望望空!

好主意,望空这事儿,终于大气起来了。给已经故去的获奖者望空毕竟不够全面,这档口,再加上给诺贝尔本人望空,那才是大道至简!你说,我聪明不聪明?

聪明!太聪明了!

QNMD,你忽悠我,我聪明怎么没弄个诺贝尔奖?

想知道答案吗?

想。

就是因为你太聪明了,所以才没弄个诺贝尔奖。

什么意思?

那些获得诺贝尔奖的人,都是思维简单的人,说白了,就是一根筋,闷头搞学问的,他们的聪明是简单的聪明,也就是小聪明。换言之,他们的聪明,仅仅能满足他们获得诺贝尔奖这一个方面,让他们再做别的,不行。

哦,也就是说我如此聪明却没弄上诺贝尔奖不算丢人是吧?

必须是啊,不但不丢人,你还名扬海外呢!

此话怎讲?

此话这讲:你看啊,在质次的沤黄米米粉中掺入有毒的甲醛次硫酸钠,可以做成洁白晶亮的“上等”米粉。这事儿,是你干的吧?

是。

用工业酒精兑上水,当白酒卖,简便又赚钱。这事儿,是你干的吧?

是。

用墨汁和其他什么材料把黑木耳搞得更黑更沉,不仅好卖还能多赚;

用牛血兑洗衣粉和味精,做成鲜嫩的“鸭血”,卖给饭馆,废物利用出效益;

用化学添加剂把劣质茶叶炒出顶级毛峰的效果,经济效益陡增十几倍;

给鸡大腿涂上丰乳膏使其显得格外肥大鲜嫩,煞是诱人;

往大鱼肚子里装进小臭鱼,大鱼更显其大,份量也跟着上去了;

从阴沟里提炼食用油,成本极低而赚头很大;

给陈大米抛光涂上工业油,毒人不怕,能卖个新米的好价钱;

给黄鳝喂避孕药,速肥,经济效益好;

给弥猴桃施“膨大剂”使其增大,价格翻番;

刻几枚假公章,制作假证件、假发票,一本万利;

撒泡尿把桃、杏泡上,个沉又漂亮,价钱自然上去;

往猪肉、牛肉、西瓜、西红柿里注水,可以让水卖出肉价、菜价;

用硫磺把白木耳熏得更白,毒人不怕,好卖即可;

在面粉里掺上廉价的滑石粉或大白粉,既增加了份量又使面粉雪白好看又好卖;

劣质奶粉加三聚氰胺;

冬虫泡草硫酸铝补品;

劣质棉被床单;

把报废汽车鼓捣鼓捣,制成“马路杀手”,不但杀人,还能赚钱;

千方百计缺斤短两,在秤杆子上作文章,经济效益很好,还能获得耍人的快乐;

下大气力钻研溜须拍马、行贿受贿的艺术和技巧,快速升官、快速致富......

——这些事儿,都是你干的吧?

那是那是。这些,你都记得清清楚楚?

那是,宇宙不会忘记、苍天不会忘记、大地不会忘记、人民不会忘记......就这些,随便哪一条,都会让任何一个诺奖获得者惊恐不已,让地下腐烂的诺贝尔的骨灰渣子吓得掉地一哗哗地!他们见了你,那就是小贩邂逅那啥、拆迁户遭遇挖掘机(打出挖掘机三个字我一不小心地笑喷,网易跟帖当下最流行的就是这个)——就这些发明创造,你三天两头就鼓捣出一个、三天两头就鼓捣出一个,你说,那些诺奖获得者哪个敢跟你比?他们,哪个不是从屁大点就开始读书到了老朽了才战战兢兢地捧着一个小小的奖杯还屁颠儿屁颠儿的?

是是是、太是了!——我——我骄傲!

所以呢,望空是对的。若不是今晚望空,你怎么会有时间去想自己砣杀诺贝尔奖的种种智慧和累累业绩?

是。

若不望空,你怎么让那些活着的和死去的诺奖获得者包括诺贝尔本人的骨灰渣子琴琴发抖?

是瑟瑟。

琴琴怎么了?就是要琴琴发抖!你能不能不矫情?能不能不矫情?你无所不篡无所不改,我篡改个破词儿你还在这矫情,你是不是恶心?是不是彪?

必须恶心、必须彪。

话已至此,我也就不再说你什么了。不过呢,这望空的事儿,望还是不望呢?

当然得望。

嗯,当然得望。那么,谁更有资格被望空呢?

这还用说吗?当然是诺贝尔和那些死去的获奖者了,这不正是今晚的主要任务吗?

错!更有资格被望空的是你。

怎么是我?不要开这样具有土豪智商的国有玩笑。

你忘了?你的发明创造砣杀了所有的诺奖获得者——

是。

你像那啥和挖掘机(不要笑喷)一样让他们琴琴发抖——

是。

你说,你是不是比他们更有资格?

嗯,是这么回事儿——但是,有一事不妥,我还活着呢,怎能堪此大任?

呵呵呵,这阵子你的超诺贝尔奖的智慧短路了?你忘记那句话了?“有的人活着,但是,他已经死了!”

 

 

附注——关于“望空”的小解 

给诺贝尔奖望望空。一个费解的标题?那好,小解一下:

望空,老家的土话儿,“遥拜故去的人”之义。常指因故不能去祖坟或指定地点亲自祭拜时,就在自己方便的地方,摆上祭品,焚纸燃香,须臾,冲祖坟或指定地点方向跪下,口中念念有词,双手合十,叩三个响头,作罢。望空,退而求其次的祭拜文化,在辽东地区比较流行,至于全国其他地区的情形,目前尚不得而知。古汉语中也有“望空”一词,与本文的“望空”读音相同:wàng kōng ,但释义上则完全不搭界。由此也可以推出:“望空”一词在民俗文化的范畴里,很狭义、地域性很强。

至于“望望空”,与“望空”完全同义,只是AAB式口语化、AB式稍微正式,类似英语中的母亲口语mum与书面语motheer之间的关系(这个例子合适否?)。

若实在要鸡蛋里面挑骨头地寻找“望望空”与“望空”之间的区别,我只能勉强地说,表行为的时候“望望空”是动名组合词,“望空”便成了名词,泛化为一种仪式或形式。但是,在辽东地区,在使用“望望空”时,其节奏是“望望+空”的,“望望”是动词,“空”是名词。

小解,我解释清楚了吗?清楚不清楚,也只能点到为止,再解下去,怕是要以其昏昏使人昭昭了。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