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林 梦 木 夕

森林。。。。美梦。。。。

 
 
 

日志

 
 

【转载】香溪  

2014-12-04 10:12: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云山中村《香溪》

                                 香溪

                              作者:菌子

  香溪如歌如诉地前行。五过香溪,有两次直抵它的源头。越看越对它感到亲切并赞赏它特异的风格。
  光绪年间为“汉昭君王姗故里”立的碑,与“楚大夫屈原故里”碑,并立在柿归南门,昭君村却在现在湖北的兴山县城东北七里的山台上。从那里到与长江西陵峡相接的香溪口,不足七十里。这段香溪虽也从山中来,却较平坦宽阔,以往通船,现在有了车道,就任它飘行在云山之中,深处湛蓝凝碧,浅处清澈见底,秀水青山记叙着昭君出门的行程,乡亲们不尽的思念。
  “群山万壑赴荆门,生长明妃尚有村”,不仅是唐代杜甫的见闻,至今二千多年,沿溪而立的口碑,犹如昭君还活动在香溪之畔。她原是贬官王稚之女,这位老人大约志在山水之间,他的乡亲到今还以这块“宝坪”(原名)自豪。村前的清河是香溪中最深最宽的,这里气候湿润,土地肥沃,一坳坳的田板,终年常绿,除小麦而外,玉米一年两熟。河边的丛林,山前的核桃,也一样地苍翠茂盛。
  人月十日我们专访昭君村。从西岸渡舟过去,不过父公尺,东滩一片绿林,也在河床之内;滩上还有浅浅的水塘,镜面似地闪烁着。一叶长舟和婀娜多姿的树枝,它们的倒影在清水中摇曳,我们小心地在石块上颠步,不仅没有踏碎浅水中的树影,连我们自己也入了香溪水中的画面。
  因为是去看昭君的,眼里满是优美的印象。对她的后裔,也不免仔细端详。果然从那村里走出来的都姓王,三年级小学生王光华,一副精灵的样子,他忙着给我们推船,跟我们走了一段路,又依依难舍地在山坳口看着我们咬,要是他看到将要上演的<王昭君》,准会亲切地叫一声“姑”吧!在半山腰里看见的王喜燕,只有十岁,她说她还有个姐姐,跟她长得一个模样。她们的秀丽之中还有我们时代的健美。山村前面的玉米地里,几个女社员跟我们详细介绍玉米两造的安排,将着绿油油的玉米叶子,锄着它脚下的杂草,那么动人地伺候着她们的庄稼。那时,三只小山羊从山上冲下来了,可它们嘴上套着笼头,对着这片青纱帐,茫然望了一会,又跑回山上去了。山上除树木而外,茂草葵羹,那边有一大平台,这才是昭君故居所在。据说在那里还可以挖到汉砖,有人把它磨成砚台,供现在的文人墨士使用。我们不能也不便去挖,且留着它作昭君永远的纪念。
  昭君村猪墙青瓦,有如国画中描写的那样。但它瓦棍栉比,在绿丛中崭露头角,显得更苍劲雅致。村上几十户人家守着这块宝坪,勤劳而团结,这村子也始终保留着兴盛的面貌。村头楠木井焕然一新,最近重新做了井圈,于立群同志的题字,为它立了碑记。它附近的兴山县,现在完全成了一个新兴城市,它是山货的集散地,这里的蘑菇和桔子,名闻中外。
  从楠木井开始到香溪埠头,就全是关于昭君的传说了。昭君村前那口古井,原是泉水汇聚的地方,一涨清水,常年供人们饮用。还是昭君在家的时候,有个老汉做个梦,说井里的一条龙要飞走了,人们去跟昭君商议,看怎么办?昭君想到用楠木去拦,于是他们抬来楠木做了井栏。二千年来山灵水活,那条喷泉的苍龙,大约一直栖身在昭君村上。如今做了石井圈以后,楠木还藏在水里,它像活物一样,说不定就是那条苍龙吧!
  昭君离家上京的当儿,是那样姗姗而行。两岸的乡亲都为她送行。过了兴山。遇到第一道山沟,一共走了10里路,她就下轿对着青山拜了又拜,乡亲们知道她的心思,这条山沟现在叫做“小礼溪”,潺潺的流水,还带着昭君告别的声音。又向西走了8里半,右边又遇到一条大山沟,溪水流泽带着一身浩气,一泻而下香澳河,然后随着大江东去。昭君感到她也有辽远的路程,离家又远了一些,她又下了轿,把这家乡的溪流引为知音,她朝着孕育这条澳水的深谷下跪了,虔诚地行了大礼,后人称为“大礼溪”。现在在石缝里渗出的涓涓细流,莫不是她离乡时的泪痕?
  走不多远,昭君到香溪洗手,她把珍珠丢在河里,那里现在还有一处深潭,称作“珍珠潭”。早先过往的行人,向它讨一杯仙水治病,或是向它丢一块石子,看投中与否,以卜生男还是生女。
  这里长长的流水,都像镜面一样,也许昭君不止一次在这里对水梳妆,她的脂粉成了香溪的来源。三月桃汛,河面浮游着一群群的“桃花鱼”,轻得像白色的泡沫,但在碧波之上艳如桃花,人说这就是昭君的胭脂。三月一过,“桃花鱼”倏然不见了。那么,三月,该是昭君回来省亲的时期吧?唉,这动人的香溪与昭君隔着那么久远的年代,而现在的一切传说和见闻,人们离昭君却是这么近呵!
  香溪有印里在湖北的林业特区—神农架境内。沿着这条溪流来回,我目不转睛,怡然而视,除了惊叹,两次都说不出一句话来。神农架本是高山林区,香溪的水源犹如自天而下,有时在山峦的峰部挂着一匹白练,悬流为瀑;有的流人山边的石槽,好像一条青龙,曲折回肠,终于汇集发电站的水闸中喷放出来;有的通过天沟散落一串串水珠;艳阳映照之中,凌空出现五彩的虹。
  溪河里的石头大如巨象,小如卵石:有的垒石成坝,有的自陷为潭,水态因石而异,它冲击巨石,回流进发;它经石坝自成水帘,急流勇进;有在在石四周环行,有从迭石中穿行,遇到一段比较平坦的石滩,它们滚滚而去。深处见其绿,浅处如白酒一般,飞溅的水沫如白絮银丝。溪水因地而歌,有如松涛,有如竖琴,雷鸣倾盆之声,铮铮涂涂之音,响彻山林之间。
  六月八日到木鱼坪,傍晚,我特地去看看溪的源头,洗涤衣衫。这是村后的山溪,我在发电站附近清凉的雨雾中到河边去,走到一顶小桥下的石坡上。一钩新月挂在山上,山顶的茅屋里也有了灯火。我深情地望着对面半山而下的溪流正朝我涌来,在黄昏时,它还是那样清白。白水在我站立的两石之间穿过,我抓着衣领,任一股急流,冲涤我衣衫上的汗水。也让泼出石面的清水,漫上我的脚面。我是这样畅快而兴奋,仿佛看到了出塞时的昭君,她的性格的另一方面,我终于从这香溪的畅流中,有所领悟。这时我恍惚看见上流一个苗条的少女,向我投掷一把花束,它很快流到我的身边,那是一束洁白的桅子花,还有别的鲜艳的野花,我捧在手里闻了一闻,就让它随流漂去。好久我都觉得香溪始终带着桅子花的香韵。第三夭我到香溪口登舟的时候,这香味还漂散在大江之上。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